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文章资料库 >> 投稿专区

【2016第十三届美国古典声乐家国际声乐比赛】美国克利夫兰音乐学院声乐教授迪安-萨瑟恩博士专访

作者来源:中国古典音乐家网 发布时间:2015-12-19

 

 

 

 

       迪安-萨瑟恩(Dean Southern), 男中音,声乐博士,现任克利夫兰音乐学院声乐教授 , 曾执教于迈阿密大学佛洛斯特音乐学院。萨瑟恩博士常年在美国及世界其他地区举办大师班,其中包括瑞典皇家音乐学院、西班牙巴伦西亚音乐学院、美国密歇根因特劳肯艺术学院、奥地利格拉茨美国音乐研究所等 ;曾多次在美国及欧洲出演歌剧、清唱剧并举办个人独唱音乐会。在“第十二届美国古典声乐家国际声乐比赛”中国赛区举办之际,笔者就很多声乐学习者感兴趣的问题与萨瑟恩博士展开讨论,整理成文后以飨各位读者(下文笔者简称“宋”,萨瑟恩博士简称“萨”)。 
 
宋 :您认为参加这次比赛的选手整体水平如何?您对选手们参赛有什么建议?
萨 :我关注中国声乐的发展已经很久了,我们学校就有几位水平不错的中国学生正在就读,这也促使我来中国出任本次比赛的评委。 这次比赛的整体水平很高,很多选手不仅有很好的发声技巧、富有激情的音乐处理,还有对待音乐的严肃态度,这些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对于参赛选手我的建议只有一条,就是要学会和自己的身体合作,让自己的肌肉、关节和呼吸处于一个良好的状态。如果歌者能使和呼吸相关的肌肉良好运行,那么就意味着歌者需要保持肩部和颈部放松,喉部和舌部的肌肉也会相对放松,气息就会变得更容易被控制。 这一点,我也会常常提醒我的学生。
 
宋 :对于气息 , 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感受,有的人感觉是两肋扩张,有的人感觉是小腹下部丹田处扩张,有的人说是感觉后背扩张, 您能为我们具体描述一下您的感觉吗?
萨 :正确的气息应该是从丹田、两肋到后背,即胸腔、腹腔整体 的扩张。如同保持微微前倾的坐姿,感受到气息的下沉,应避免呼吸位置过高。这个过程应该是缓慢而温和且不断循环的。
有些年轻的歌者一开始就想唱出很大的音量,因此往往会用力过猛。从表面上看,似乎用力能使声音变大,但事实上这种认识是错误的。呼吸时,歌者身体内部应该形成一个空间,让声音自然地发出,而不是过于刻意地去发声。就像演奏小提琴并不是使劲用弓子去敲打琴弦,而是以放松的状态去演奏。这次比赛中有些选手的声音是不错的,音域也很宽,但是有些人会因用力过猛而导致演唱出现瑕疵。 
 
宋 :那是不是因为比赛时紧张、激烈的气氛导致的呢?
萨 :当然,这次比赛的竞争确实很激烈,因此选手都急于想展示 出自己最“响亮”的声音。但以我的观点来看,他们都求胜心切,总在关注怎样能做得更好。包括我在美国的学生,大家都有同一个问题,都想获得强而有力的声音。事 实上,大家更应该关注怎样让自己的声音“自如”,这样,声音反而会更加优美、明亮。是否能通过正确的肌肉训练,获得更好的共鸣是声乐演员要面对的最重要的问题。
 
宋 :您在授课过程中,是否会用一些比较古老而行之有效的练声曲来训练学生吗?例如波尔波拉(Porpola)、曼奇尼(Mancini)、加 西亚(Garcia)等人的相关声乐著作中提及的练声方法。
萨 :我会用到其中的一些方法去教学,但这些方法都过于“速 成”了,我更愿意循序渐进地教授学生。比如唱下行音阶“5—4—3— 2—1”时,我会先要求学生在缓慢发声的过程中做出颤音、连贯的细节,然后再进行较快的发声练习。 当然,那些传统的模式能帮助我们更好地完成练声。
 
宋 :作为一名歌唱家,现在您还会坚持每天练声吗?
萨 :是的。我只在晚上才会给学生上课,上午我都会留出时间给自己练声。如果有演出的话,我一般会练习两个小时,但不超过两个小时。我会注意不让自己的嗓子过度疲劳,保持嗓子的良好状态。如果没有音乐会,我会练习得少一些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的演唱状态会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改变,因此我每天在练习时,都会重新审视自己的发声,尝试找到最合适的方式。
 
宋 :要想真正充分表达某种音乐作品,比如歌剧,就必须掌握他们的语言和文化,能跟大家分享您是如何做到的吗?
萨 :歌剧演唱的技巧之一,就是要掌握准确的发音。我出生在美国,我的家乡是一个意大利移民聚居的地区,所以我的发音会在这方面受到影响,这对我的歌唱有很大帮助。在本次比赛的第一轮中, 有位选手演唱了一首德语歌曲,她的发音很棒,就如同德国人一般。 我认为能够做到这一点很重要! 但大多数歌唱者在这方面做得往往不尽如人意。作为声乐教师,就是要发现学生的不足,无论是技术上的还是音乐上的,然后有针对性地对学生进行训练。
对于美国学生来说,很多人都有欧洲背景,这似乎能使他们离正确的发音更近一些。事实上,美国人说英语并不能帮助学生们更好地进行发音。比如英语中的“a”很明亮但并不是很“漂亮”,这和声乐演唱中的“a”的发音是不同的。 再拿“u ”来说,英语中的发音是 
[ju:]。演唱时,我们都要改变这些发音。所以对于美国歌者来说, 歌词发音也是一个大的问题,如果总用说话的发音习惯去演唱,是没有任何帮助的。所以我在教学时, 总是强调要先从意大利语的发音入手,在发出正确的声音之后再进行英语歌曲的练习。将英语作为 “外语”,使发声更加优美。对于亚洲学生而言似乎更难,我对亚洲学生能够对几百年前的欧洲艺术如此热衷感到十分惊喜。
 
宋 :您是如何教学生把握作品风格的?
萨 :我认为这是歌者一生中都要面对的问题。我在本科和研究生阶段都是以钢琴为专业方向的。 当然,同时我也在学习声乐。随着对声乐的兴趣与日俱增,我在 27 岁时又考取了声乐专业的研究生。 虽然我的歌唱生涯开始比较晚,但之前的学习经历对我来说都是很有帮助的。我曾经为我的同学、朋友弹过大量的钢琴伴奏,陪他们一起练声、上声乐课,虽然当时声乐并不是我的主要兴趣点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发现自己的声音比我想象的更有潜力。然后我决定将声乐作为自己的职业,所以我又攻读了一次研究生课程。然后我在德国和意大利学习生活了一段时间,去了解当地的风俗文化。当时我就意识到,掌握这些国家的文化和语言是十分重要的。在这几天的接触中,我特别感慨于这些学生能够演唱出原汁原味的歌曲,为此他们一定付出了相当大的努力。 我可以从他们的眼中看出、从他们的声音中听到中国的教学十分重视这些内容,这令我十分惊喜。
 
宋 :据我所知,中央音乐学院的声歌系学生是要进行严格的意大利语、德语、法语等语言的发音学习的。
萨 :当然了,这很重要。我认为,每位歌者的声音都有其擅长的独特领域。就我自己的声音来说, 比较适合演唱莫扎特,以及德国艺术歌曲。因此,我特别注意加强我的德语发音。由于钢琴伴奏的写作等原因,我也喜欢俄罗斯音乐, 但我的声线并不适合演唱俄罗斯这种风格宏大、明亮的作品,因此我是不会去演唱俄罗斯大歌剧的, 就像有些人的音色和声线更适合演唱威尔第的作品。因此,这不仅仅是语言的问题,不可能有歌者适合演唱所有类型的作品。 
 
宋 :您的意思是,每位歌者都应该找到自己擅长的领域,然后有针对性地进行学习和训练吗?
萨 :是的。要想成为某一领域的专家,我们必须要先明白我们擅长什么。我们并不能成为所有领域的专家,对吧? 
 
宋 :但您同时就是钢琴和声乐的专家?!
萨 :嗯,这个问题确实困扰了我一段时间,是继续我的钢琴演奏还是接受声乐训练?最后我选择了声乐作为我的职业,而且我很喜欢声乐教学。我曾尝试着走出选择的迷茫,但最后我意识到,我真正热爱的是音乐,我没有必要把它们区分开来,钢琴或是声乐都是音乐的组成部分,不是吗?
  
宋 :既然您提到了音乐形式, 我想请您谈谈您是怎样看待现代音乐中的声乐部分?
萨 :我认为现代音乐十分神奇。我曾在迈阿密和佛罗里达的剧院中担任舞台剧指导。当时,音乐指导、指挥和我会常常排练一些新的作品,我们会和作曲家一起工作,我很享受这段经历,这使我对新音乐有了更多的了解。我认为, 我们在保持传统的同时,应该继续向前进行探索。 
 
宋 :但是现代声乐作品中,较复杂的音程关系、并不明确的乐句关系等,歌者是否会觉得很难处理呢?
萨 :我认为,有些歌者是很擅长以他们自己的方式演唱实验性的新音乐作品的。我就认识这样一位男高音,他很擅长表达此类作品的戏剧性风格。还有我的一位学生, 他有很好的音准、独特的音色,这些特质都决定他很适合现代作品的演唱,但他并不会以此为生。当然,他也很喜欢演唱威尔第、莫扎特的作品。这就又回到了我之前提到的, 找到自己擅长领域的话题。
所以,我的工作就是帮助每个学生去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向。我还有一位学生,他很喜欢演唱文艺复兴时期的歌曲,但他却是拥有非常宏大音量的男低音,甚至比我的声音还要低沉,所以我建议他多去演唱威尔第的作品。我常常会将学生的兴趣与他们的嗓音条件相结合,从而引导他们进入自己擅长的领域。我的经历就是很好的例证,我尝试过演唱很多不同的音乐风格,甚至演唱过百老汇音乐剧, 我都很喜欢,但那并不适合我。
 
宋 :针对不同作品您建议声乐学生应该怎样进行处理呢?大到风格把握,小到表情记号的处理、情感 如何表现等。
萨 :在演唱一首新作品时,我会引导学生对作曲家的生平和作品的创作背景进行了解,并且和钢琴伴奏交流,乐谱上的每一个和弦都是很有启发的。作品的性格都是通过这些内容体现出来的。了解了这些,才能了解作品中的音乐性。
我们可以从关注发声开始,但是也必须知道作品要表达的内容和情感。当然,听过的作品越多, 接触的风格越多,我们就会越有感触。比如在演唱勃拉姆斯的艺术歌曲之前,我会去听勃拉姆斯的其他作品,比如他的交响乐、钢琴作品等。这样就会对作曲家的整体风格有更深刻的理解,而不是局限于声乐作品。就像对于莫扎特,我们不能只知道他的歌剧,而是要多听他的交响乐、室内乐、钢琴协奏曲等。在了解这些后,我们再开始 研究乐谱上标记的表情记号等,这样才能真正地把握作品的风格和情感。 
 
宋 :参赛选手有时会出现过于激情的表现,应该如何调整呢?
萨 :我认为,重要的是要找到一个平衡点,因为歌者是想表达出情感的,但要注意感情表达的同时,我们的声音是在随着情感而变化的,所以声音是很容易不受控制的。所以,我时常告诫学生要对此进行训练,也就是把自己的演唱状态分成两个轨道 :一个轨道是身体和技巧的控制,包括呼吸、动作等 ;另一个轨道就是情绪的控制,情感的表达。我们必须要保持两个轨道同步进行,就像行进的火车一样,如果驶离了轨道,那就麻烦了。理想化的状态与技术、情感应该是相辅相成的。如果过于重视歌唱技术,就要提醒自己过多的技巧并不能提高作品的表达水平,而要结合情感和情绪的表达。当然, 最初学习时要重视对歌唱技巧的训练。之后,要逐渐重视对于情感的培养和情绪的控制。毕竟,声音是由我们身体内部发出的。 
 
宋 :近年来,有媒体十分看好中国的歌剧市场或者说是文化市场,美国《时代》周刊网站甚至曾经刊载了题为《歌剧在西方挣扎,却在中国繁荣兴盛》的文章,您对此有何 看法呢?
萨 :在欧洲,很多歌剧项目都是由政府支持的,而美国大部分都是靠个人捐赠支持,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运营模式。我所看到的是, 人们对于西方歌剧越来越了解,中国歌唱家的水平也越来越高,这是很令人兴奋的事情,也祝福歌剧事业在中国发展得越来越好! 
 
宋 :谢谢您的祝福!感谢您今 天能够接受采访。
萨  :谢谢!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版权声明:来源于古典音乐家网的作品(文字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),未经古典音乐家网授权,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;已经过古典音乐家网书面授权的本网内容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古典音乐家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的,古典音乐家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